惜别江上_3000字

时间:2016-01-04 11:20: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夜,静得出奇。

  江上人群来往,灯火通明。

  五年前,这个繁忙的城市给了我太多回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我们几个孩子一起走着散步,我们是一起参加一个夏令营活动认识的。我,我的表弟邵文艺,一个女孩刘洁和一个大我两岁的男生陆仅。当初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几个人一起走着,也不管是否认识就相互聊开了。

  刘洁剪的个蘑菇头,刘海似乎剪的不大整齐,看起来有些好笑。我常拿头发跟她开玩笑,她也不甘示弱,给我争论发型,后来,我也剪了个怪发型陪她,每次见面都要互相嘲弄一番。至于我和她的关系是如何发展的,这要从当初在夏令营玩五子棋说起。现在想想,五子棋真是个无聊到极点的游戏,但是当初就是对它爱不释手。

  我不是个有天赋的孩子,这一点我自己清楚,但是对于我喜欢的东西,我也决不甘心认输。我本不会玩儿五子棋,刘洁就一点一点地教我,一开始我总是玩儿不过她朝她耍赖,现在却是轮到她朝我耍赖了。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不好玩!”刘洁每次要输的时候就这样说,然后一把推乱棋子。我不怪她,因为我心里是挺得意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当然不会傻到再说去惹恼她。

  一次玩棋玩腻了,我跟刘洁坐在小区的秋千上来回荡着。陆仅和表弟突然跑过来,“来,给你。”陆仅递给我一包优乐美,我不爱喝奶茶,忙着推辞。但是他已经塞进了我手里,表弟也劝我收下,因为他手里也有一包,显然是被收买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下来。

  “我的呢?我怎么没有?”刘洁有些不满的叫了起来。陆仅摆摆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刘洁有些生气了,我知道她是跟我闹着玩,她一把抢过我手里的优乐美跑开了。我也不爱喝奶茶,给刘洁了还正合我意,陆仅突然间来了一句,“我去帮你追回来。”我愣住了,想叫住他,但是他已经跑远了,我腿受过伤,不能激烈运动,实在追不上去,表弟和我坐到一旁的树荫下乘凉。

  当陆仅回来的时候,他已是满头大汗,刘洁已经回去了,我也懒得再去管他们。“我不要,你给刘洁吧。”“没事儿,我下次再请她喝。”“我真不要。”“是朋友就拿着,干嘛这么磨磨唧唧的。”我勉强信了。

  我去旁边的商店里泡好奶茶,陆仅和表弟也泡了两杯,奶茶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还微微冒着点儿热气,其实偶尔来一杯奶茶也不错。三个人坐在坐在花坛边,聊着些琐碎小事。

  过了没一会儿,我和表弟被叫回家写作业,陆仅也回到他家里去,他家其实就在我表弟家对面一栋楼,我只是来这里度假,所以住在表弟家。我的作业不多,很快可以解决,但是表弟就不一样了。不是他作业多,而是他不想写,他的作业其实只是我的一半不到。我小姨,也就是邵文艺妈妈,她公务忙,很少在家,所以一直是表弟的外婆照顾他,现在也顺道看着点儿我。

  表弟脾气不好,实在不想写了就开始发脾气。“呀!你烦不烦,你走!你走!哎呀!我走!”这是表弟对外婆说的话。表弟的脸已经变得通红,眼泪鼻涕满脸都是,我知道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踢开门,表弟闯了出去,当我们追出去的时候,门前的水闸已经被撬开,水迸溅出来,整栋大楼一片狼藉。我追了上去,又碰上表弟抓了一把别人家晒的两小块花生向四处扔去。我知道表弟的性子,这时候我不好说什么,我唯一能给他的就是默默地陪伴。

  表弟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一栋工作楼前。表弟突然拉着我走上去,我有些茫然失措,“哎,这是,你干什么?!”“带你去个好地方!”我没想到表弟自我调节能力这么强,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是装的。

  他带我走上二楼,这里并不像楼房外面那么严肃,反给人一种温馨惬意感。转了一圈,我发现这里是一些社工办公的地方,有图书,各种棋,还有练习书法绘画的地方,当然还有他们办公的场所。一些社工跟我们打着招呼,“你们认识?”我悄悄问表弟,他朝我点了点头就跑去找其中一个女社工玩。那个女社工大概跟我差不多高,看起来似乎大学毕业没多久。

  “你好!”我走上前跟她打着招呼,她也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大概晚上七点左右,我看了他们到各地做活动的一些照片,这里每一张照片上几乎都有表弟和陆仅。我纳闷的跑过去问表弟,他说他从小一个人就跑过来这里找社工们玩,后来,几乎是每一次都跟着他们做活动,陆仅也一样。久而久之,表弟和陆仅成了熟人,陆仅的力气很大,又优秀,他俩就拜了把子,进一步发展到了大哥和小弟的关系。表弟的一番话也让我对陆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毕竟,像我表弟这么顽劣的人,能驯服他,靠的是真本事。

  在这以后的每一天晚上七点,我都会准时光临这里,陆仅也跟我们一起去。对于陆仅我有些生疏,一直是他主动跟我打招呼,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默默地跟在我们身边。他个子挺高,足足比我高了半个头。

  一次公益活动,我们跟着去了,刘洁没去,上次她回去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她。每次我念叨陆仅就说,“你跟她就这么好?”我懒得理他,这次是一次免费旅游。我们三个孩子其实是跟着凑热闹。

  途中,陆仅一直站在我后面,我鄙视了一眼,“干嘛!不怀好意啊!”我是故意跟他开玩笑,他也照样逗我,“我要是不怀好意,你现在还能在这儿?”我别过脸去,正好看到表弟一脸的坏笑。“有本事你把我表弟举起来啊!”我转过去看着陆仅,我是想看好戏,因为我发现表弟的脸已经黑了下来。陆仅沉默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我没有想到陆仅一拍我的肩膀,“好!”我被吓了一跳,马上回过神来,“好就好,离我远点儿,搞得好像我跟你什么关系似的。”后面,陆仅又沉默了。在这之前,我认识的陆仅从来都是嬉皮笑脸,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回到小区,在我们所有人早已忘了那次玩笑话的时候,陆仅突然跑到我们家,“喂!你来这儿干什么?”陆仅依然笑着说,“我就不能来吗?”我很配合地告诉他“不能!”陆仅不再跟我纠缠,带着我们去小区的绿草枰上,“大哥,你真要举啊!”看到陆仅的动作,表弟整个人吓得发抖,陆仅没有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在表弟的尖叫声中,他的身体脱离了地面,陆仅小心翼翼地将表弟抬到最顶上。我的心也跟着揪起来,“好了好了,快下来吧,太危险了!”陆仅双手有些颤抖,吓了我一跳,最后,表弟还是安然无恙回到地上。从那一刻起,我对陆仅多了一丝敬畏,他实在很重情义,看得出来,他即不想违背他的的承诺,又不想伤害表弟。“天哪!陆仅,你太厉害了,收我为徒吧!”可是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毅然否决了我。

  过了两天,表弟去补习,家里留下了我一个人,因为外婆要负责清理我们整栋住宿楼的清洁。我刚想跑去找陆仅玩,他就出现在我家楼下,他的身影忽隐忽现,站在走廊上才发现他在朝我招手。我急忙跑下去,陆仅看到我下来,又笑了。“今天一个人在家干嘛呢?”“跟我朋友聊天。”陆仅突然一阵坏笑,“是跟男朋友吧!”我气恼地看向他,现在我不想这么早谈论这个话题,“才不是!我还小,没有男朋友。”他硬是说我有男朋友,我也懒再得去跟他争论,我是个比较急性子的人。

  “来,这个给你。”他递过来一张纸条。“这是什么?”“加我微信。”其实我一开始就猜到了这是他微信号,只是想逗他玩玩儿。“我为什么要加?给我一个理由。”陆仅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连忙说,“你加我,我教你下象棋,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实在为陆仅的智商感到惋惜,虽然我一直跟他念叨想下象棋,但是陆仅说谎竟然会脸红,我转过身拿着纸条跑回家里去表示默认。

  片刻,我已经完成陆仅和我的交易,跑去找他的时候,我从家里抓了一把巧克力想分给陆仅吃。“好了,来,我请你吃糖!”陆仅笑得更开心了,但是他还是躲开了,委婉地拒绝了我的好意。我没有去勉强他,既然他不要,那我也不好再怎么样。“教我下象棋啊!”“今天我有点事儿,而且现在也没有象棋,下次教你吧。”陆仅转身往家里走,我逐渐意识到他说教我下象棋只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你骗我!”我生气地坐到一边的花坛上,平常我也没这么小心眼,但是现在我却控制不住自己。“哎呀,好了好了,我是真的有事,今天先教你一点儿,这样可以了吧!”我强压下怒火,点了点头。后面我已经记不太清,只是知道陆仅教我的两句口诀“马走日,相飞田”。也正是因为这两句话,我爱上了象棋,即使是不惜一切代价去学它,因为这两句口诀是陆仅所教我的唯一的象棋知识。

  晚上回家,翻开手机就发现消息震动个不停。是陆仅,陆仅的昵称是“下一站,爱你”,这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给我的纸条上特意交待过。自从加了他之后,我发现他变得特别啰嗦,每一次点开手机,全是他的消息,东聊一下西聊一下,他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最后,甚至聊到了他的老家,陆仅老家在广西,他说,他不会再回去,除非到他将来结婚的时候,在我的记忆里,这是我们聊过的最无聊的一个话题。

  “我在你家楼下,快下来,我们去打篮球。”这天下午我刚醒来就收到了陆仅的来话。“我不会。”陆仅很快给我回了三个字,“我教你。”

  走下楼,陆仅两手抱着篮球,一看到我就拉我到篮球场上。我比较内向,对于篮球更是没有感觉,“你去打,我在旁边陪你。”陆仅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知道我的腿有病。对于篮球我只是一知半解,我从来就不喜欢这些球类,但是我是发自内心觉得陆仅投篮的样子很帅,看得出来他很爱篮球。其实,他也因为打篮球受过伤,医生说他如果再继续打篮球,他的腿以后有可能残废,这是后来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的,这也是一个只有他和我知道的秘密。

  太阳一点点远离地平线,陆仅的白衬衫被风一吹,贴在了身上。他跑过来,“我们回去吧。”我默默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心乱如麻。

  表弟的补习班被安排得满满的,没有时间再陪着我。刘洁老家有事,前几天就回去了,这事还是陆仅在手机上告诉我的。现在,就只有陆仅可以陪陪我了,在我最后的假期里给我一点安慰。

  第二天一早,陆仅发了信息,约我去他家。我没去过他家,但是表弟跟我提前过,陆仅也把住址写的很清楚,其实就在隔壁楼,只有两步路,我却从来没去过。其实陆仅不是约我去他家,而是要我去找他,就像他每次去我家找我一样。记得一次去游泳,直到天黑了才回来,我回来的时候大概十点左右,陆仅还我家门口等着我,那一次,我是真真正正被陆仅震撼了。

  关上手机,拿着钥匙我就匆匆出门了。陆仅家不大,是所公寓,看着还算整洁,我一进去就看见他在煮粥。“你这是?”“我给我哥煮粥哪,煮好了我们出去,我哥还在睡,你小声点儿啊。”我点了点头,坐在客厅里等他。时间久了,米香味儿飘进了客厅,陆仅的手艺还算不错,不到一刻钟功夫我们就到了他家楼下。

  我们俩并排坐在他家楼下的台阶上。他突然从身后拿出一卷双面胶和一根三十厘米长短的彩带。“这是干什么?”我有些纳闷,我就是为了这普通的双面胶和彩带来的?“我给你变个魔术吧!”我倒从来没听说过陆仅会魔术,而且更没想到,陆仅仅仅看别人玩了一遍就自学会了。

  陆仅熟练地把一根彩带系成一个圈儿套在我的手上,彩带架在我两只手间,他又把双面胶套在彩带上。陆仅的手指在彩带间来回翻动着,我只是看着他的手指来回晃动,至于怎么晃动我就一无所知了。最后,陆仅把手指松开,“啪”一下,双面胶落到了地上,原本平行的彩带变得交叉,而且一直架在我的两只手上。“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惊讶地叫出声,陆仅得意地笑笑,“我教你。”

  听到这话我挺兴奋,陆仅仍然像一开始那样做给我看,速度放慢了不少。我很不配合地说,“看不懂。”他的笑变得无奈,只好一步步分析给我听,最后由他做我的助手,他怎么说我怎么做。这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物理常识,而我却学了好长时间才学会,同时,这个魔术也成了他留给我的最珍贵的回忆。在我刚学会的几天里,几乎每一天我都要拿着陆仅的道具玩上十几次,他的道具每天就摆在我的床头最显眼的位置。

  那次变完魔术,我和他走在小区的小路上散步。“陆仅,你平常老说我有男朋友,那你有女朋友吗?”我忽然间的一句话打破了沉寂的气氛。“有。”他很爽快地给了我一个字。“那她是谁?介绍给我认识下呗!”我不自觉地就问了这句话。陆仅一阵坏笑,“就是你啊!”他说完,我们都相视笑了,我是笑他的幽默,至于他的笑我始终不能明白,他的笑似乎参杂着一丝凄凉。“好了好了,开什么玩笑,我叫你哥还差不多。”

  走到小商店旁,陆仅再次请我喝了奶茶,这次是他泡好了端给我的。坐在秋千上,再次品味着奶茶的美好,我渐渐地爱上了这种味道。奶茶的香味依然清新,我的眼泪止不住涌了出来,我背过身,悄悄地擦干眼泪。“陆仅,我先回去了,今天日记还没写呢。”陆仅一直送我到了家门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真的好想追上去,但是,我要走了,假期结束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晚上,我照样和他聊天,没有提起我要走的事,我想在这最后的时光里让他再感受到我给他的欢乐。第二天一早,我又哭了,这次是趴在被子里痛苦,泪水毫无顾忌地流出来,我想再最后哭一场,这一天也是我在这座城市的最后一天。

  早上,收拾好东西,我和表弟在门口背书,我又看见了陆仅,这次他不是来找我,而是路过,我很小声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没有回头,径直离开。我立马打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陆仅,来我家,我们一起去二楼看看社工们吧。”可惜,这条消息我满怀希望的发,却直到我坐到回家的车上他也一直没有回我。这天晚上,看着他一直沉默的头像,我竟无言地落泪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给他发消息,他却不在。

  晚上七点,我照常去二楼看社工,跟她们到了别,那个跟表弟很好的女社工送了我一条手链,手链上有一个很小的铃铛。她抱了我一下,“以后常回来看看,只要铃铛一响,我们就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不要忘了我们哦!”我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个微笑。

  天越来越暗,我和表弟往家里走,就在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陆仅的时候。他穿着旱冰鞋从我面前滑过,仅仅一秒,我们擦肩而过,我看到了他,他仍然是一身白衬衫,脸上多了一丝稳重。而他却没注意到我。我开始绝望了,他可能以为我已经走了吧。是啊,他和我一样,知道我要走,却把这事儿深深埋在心里,这么做只为了减轻分离的痛苦。

  晚上,我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看到陆仅在我家楼下打篮球。我再也忍不住了,跑下楼向他招手,他似乎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你还没回老家去?”我轻轻摇了摇头,“我把回去的时间推迟了。”那一刻,我们都笑了,我的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我明白了表弟曾经跟我说过的——陆仅的怪癖,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怪癖。例如微信,也是因为我才玩。

  回到家,陆仅又开始跟我聊天,他似乎没有看到我上次给他发的消息,我不再提那件事了。他突然说,“告诉你个秘密。”我回了他一个问号。他又给我发了一张动漫图,图上有一颗不算茂盛的树,树上是两只小黑猫背对背坐着。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思,偷偷笑了笑,这是发自内心欣慰的笑容,笑得又有些悲哀。我还是故意问他是什么意思,但是至始至终他没有说出口。

  这个晚上,我失眠了,我又想起了陆仅。渐渐地,我发现,他已经替代了刘洁和表弟在我心里的位置,他的位置是无人能及的。

  我要走了,拖着行李,走到楼下,我悄悄忘了一眼陆仅所在的宿舍楼,我多么希望他来送我,即使是看一眼也好。这始终是我未完成的一个心愿。离开,我没有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怎么来,照样怎么回去,希望这里的东西永远保留下去吧,我所带走的,只有我的回忆——

  想到这里,我的泪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的泪,和我的心一样,仍然像五年前那样炽热滚烫。我和他之间却隔着着滚滚的长江。

  也是后来我才看到,手机里,陆仅的消息突然涨到了十几条,“在干嘛呢?”“有时间吗?我们去看电影吧”……最后一句是“Ilikeyou!”时间正是我走的那一天下午,看到日期,我的心中深深的后悔了。

  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我已经回到老家接近一个月了。这个时候,陆仅的头像又暗了下来,我回了他一个微笑,然后我们彼此断了联系,事实是残酷的。他最终只能是我人生中的一个美好的回忆……

    初一:朱喆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