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1_2000字

时间:2016-02-26 19:01: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郊外——

  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红灯绿酒,

  和那一份,深埋在其中的,

  罪恶!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树林中,隐隐传来乌鸦尖锐刺耳的喊叫。

  已是深秋时节,百花凋零,预示着冬的来临。

  预示着,

  某些事情的结束。

  或许,也预示着

  某些人人生重新的开始。

  此时,正是深秋时节。

  泥泞的土地混着枯黄的野草,愈加凄凉。

  破败的林子里,堆满了枯旧的树枝。

  “啪!”几根树枝因不堪重负被拦腰折断。

  “扑棱棱”乌鸦震翅飞远。

  林子里依稀闪过几个模糊的人影。

  此时,正是在雨中。

  却没有一个人打伞。

  他们形似鬼魅,来的悄无声息。

  一个巨大的蓝色棺材被几个人稳稳的抗在肩上,他们后面跟着一排排步履稳健送葬者,队伍整齐,训练有素,一看便不是寻常之人。他们一派黑衣黑裤,远远望去,宛如天边黑压压积聚的乌云,躁动着,令人望而生畏。

  然而,队伍最前的领队人,却着一身显眼的白。

  白衣!黑道中BOSS级人物的标志!

  那一身清淡素静的白,冷冽淡漠到极致,似冰,却不如雪般一碰及融,而是隔绝人千里之外的冰封。

  白衣飘飘,似神仙之神圣,那人身上,却有着一股淡淡的杀气和不容小觑的强大气场。

  那是整日穿梭于枪林弹雨,生死之间才能磨练出来的气势!

  队伍缓缓穿过小树林,在一座草木皆枯的荒山前停下。白衣人率先拨开草木,径直走至灌木丛中,弯腰从石头缝中已食指中指优雅的夹出一把蓝色的钥匙。

  那钥匙被打磨的十分精致,透明中带着清澈的蓝,晶莹剔透似上好的蓝水晶,令人不禁赞叹其巧夺天工。

  白衣人淡淡的扫视了钥匙一眼,目光中包含着一丝不明的情绪。她将钥匙一抛,钥匙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映着雨,晃晕了身后众人的眼。

  手指一勾,准确的将钥匙圈套在手指上。白衣人回首深深的望了一眼浸在风雨中的棺材,纤细白嫩的手指敷上纯白的衣扣,微微一顿,随即快速解下,毫不迟疑。

  褪去白衣,里面竟是一件蓝衣,手抚着蓝盈盈的钥匙,蓝衣人喃喃自语:“无夜,我今天穿你最喜欢的蓝衣来给你送葬,你走好。”

  手持钥匙,蓝衣人直起身子,寻找的目光投向粗糙的山壁,指尖抚摸着某一处,幽深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了然,抬手,干脆利索的将钥匙插进去。

  “嘭!“一声清脆的轻响。

  山壁颤动着,竟然自动裂开,形成一个通道。

  蓝衣人将钥匙丢入外衣口袋,大踏步迈入,身后大部队抬着棺材紧随其后。几百人,却行动的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连轻微衣服摩擦也听不到,全部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密道里。

  雨,还在断断续续的下着,秋风席卷着残叶,一切都是如此悲哀,如此凄凉。

  无夜,再见了。

  或许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

  谁也不知道,在这远离城市的郊外,一个盛大的葬礼,正在瑟瑟秋雨中举行。

  G市某初中————

  “啊——放学了放学了——”

  “太棒了,这次学校因为国庆放七天的长假呢!”

  “对啊,对啊,真好!”

  “但是,还是有这么多作业要做啊!”

  “是啊——唉”互相交谈的两个女生丧气的摇摇头,随即又立即被学校门口的小吃吸引住了,两人的脸上恢复了笑容,说笑着跑过去。

  殊不知,这全被一双冷漠的眸子尽收眼底。

  莫无忧静静的跟在放学大部队的队尾缓步前行,脚尖轻轻点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即使已经远离了那个腥风血雨的黑暗世界,她依然习惯于走路无声。

  退出黑道的她迅速接受了她这个年龄孩子的正常生活,自然的融入了同学们的小圈子,她纯良中学生的外表始终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怀疑。她飞快适应了学习频率:学习——复习——考试——学习——复习——考试——学习——复习……无限的循环轮回,周而复始。使她怀疑这么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是不是只为了一张薄薄的试卷?

  “滴答,滴答……”下雨了?几滴凉凉雨点打断了莫无忧的思路。卸下肩上的书包,熟练的拉开拉锁,从里面掏出一把绣花的天蓝色雨伞,轻巧的撑开。

  然而,目光触及这把雨伞时,还是一顿。

  果然还是忘不了你吗?无夜。

  莫无忧自嘲的苦笑笑,这把伞,还是无夜送给她的。

  无夜……

  耳边仿佛又响起她空灵俏皮的声音:“无忧,别整天穿的像个乌鸦似得,来,这把伞送你,一定要用哦!”

  莫无忧沉默片刻,握着伞柄的手渐渐收紧。

  谢谢你,无夜。

  你给了我一份最真挚的友情。

  在我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种上光明。

  你是我卸下无尽的防备和冷漠,

  信任的第一个人。

  但是——

  对不起,无夜。

  也许……

  我本就属于黑暗。

  现在,你走了。

  最后一丝光明散去。

  我看到——

  无尽的黑暗向我涌来。

  即使现在远离了黑暗的世界,可是……

  那份来自我内心的,黑暗。

  那份自我出生便携于我身心的,黑暗。

  它依旧蛰伏在我身体里。

  随时,都会将我……

  吞噬!

  莫无忧白皙的指尖,不禁抚上抱着厚厚纱布的右眼。

  那里,并没有受伤,只是掩盖着一个,令她自己也不愿面对的,

  秘密。

  莫无忧面无表情的撑着伞,漠然的看着那些没有带伞的学生狼狈的四处乱窜,眼底深处没有一丝波澜。

  她总是做好了应对一切天气情况突变的准备,那些学生,只能怪他们自己考虑不周,只能自食其果。

  深吸一口气,手指抚上太阳穴,万千思绪涌向脑海。

  无夜,是唯一让她笑出来的人,如今,她走了,自己也决定退出黑道。

  其实,

  不止是因为无夜。

  还有她的养父母。

  她的亲生父母早逝,养父母没有孩子,拿她如亲生女儿,三人胜似血亲。

  然而,无夜走的那天,她同样接到了养父母的死讯。

  就因为她狙击了对方的副BOSS,就要杀了她的养父母报仇吗?

  她悔啊!没有尽到一个养女的责任。

  不过,事已至此,悔有何用?

  莫无忧冷若冰霜的眼底浮现出一片杀意,无夜,父母,我会让你们……走好

  跨上自行车,莫无忧避开热闹的大路,转而拐进一条偏僻的小路。

  她喜静,这是她雷打不动的习惯。

  深秋时节,景色萧瑟,却别有一番神韵。

  莫无忧悠闲的踩着自行车,这是她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

  忽然,莫无忧眼神一凛,干脆利索的停下自行车,面对着萧萧枫林,冷声道:“出来。”

    初一:君邪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