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一舸无迹,随风向往未来_3000字

时间:2016-02-26 19:01: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蒲公英随风而起,定居在风的旅途中。

  她站在星空下仰望,凝视远方的未来。

  一.白浪涌沙滩

  初中毕业那年,他们正信心满满的为毕业升学试奋斗着。于小乐坐在名可后面,上课总是扯下名可一根又一根的长发,使她无法认真听课,便很生气地瞪着他,下课就追着他打。

  他们都是处于青春期中,在打斗中,于小乐总是拿名可取乐,班上的同学都互相传于小乐和名可的暧昧关系,毕竟名可是初三毕业班女神级的学霸,而于小乐虽不是学霸,长得也是数一数二的校草级人物。对于班上的事,班主任知道后便找了名可谈话,要她把重心放在学习上,不要早恋。

  名可倒是乖乖的点头说不会早恋,但要真不理于小乐,就会觉得心里痒痒的,似乎少了什么。

  而于小乐并不想反驳班上的传言,因为在打斗中,他觉得名可很有趣,每天都想逗她,想看她生气看她笑的样子,似乎没了她不行。

  班主任找名可谈话多次后,名可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搭理于小乐,全心全意复习为中考做准备。于小乐对于名可的忽视,心里产生着异样的情愫,他开始不断对名可好,偏偏她不吃这一套,始终不搭理他。

  日复一日,于小乐再怎么倔强也知道自己始终进不了名可那只有学习知识的心,便决定放弃。当他带着同班的一个女生苏菲菲来到名可面前说:“这是我女朋友呢,名可,作为朋友,好歹也祝福我几句吧?”

  名可心里一阵刺痛,但还是极力抑制眼泪,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说:“呵呵,要我说恭喜吗?你可以走了,我要看书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呢,别忘了还有中考,不过真心祝福你们呀!”

  于小乐没有发现名可强忍的眼泪,如果他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名可淡淡的表情中,眼里充满忧郁。他却只是愤愤拉着苏菲菲离开了。

  名可看着他的背影,心如刀割般疼痛,她还无法理解这是不是爱情,但她知道她是喜欢上于小乐了。

  后来的后来,初中毕业后,名可去了远方的C市上重点高中,而于小乐留在了他们所居住的A市,名可再也没有了于小乐的消息。

  这场还没有开始的恋爱就分手了,初中时代,曾经有一个少年进过名可的心,带给她很多很多的欢乐,她将把他藏在内心的最深处。

  于小乐也曾喜欢过名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带苏菲菲走的那天晚上,名可哭了一整夜。

  二.浪花一朵朵

  高中,同宿舍的舍友秦洁婷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她的成绩和名可不相上下,但名可不偏科,科科成绩优秀,科任老师都很喜欢她,上了高中,她以全科满分再创高一记录,班主任选班委都是以她优先。而秦洁婷只差她一点,对于比自己优秀的名可,她嫉妒了。

  班长曾毅喜欢名可,名可却不表态,曾毅就一直认为她的不拒绝是对自己也有好感,其实名可不过是不想伤他自尊心,不想理会他罢了。

  被班草追那是一件多么荣誉的事,班上的女生都对名可羡慕嫉妒恨,尤其是秦洁婷,她暗恋曾毅那么久,曾毅却喜欢上名可,她有多恨名可啊!

  秦洁婷常常设计陷害名可,名可不善言语争辩,她便处处说出诋毁名可的话,一句一句针对名可,名可却无言以对。

  一步一步的陷害把名可伤得疲惫不堪,这让曾毅更加厌恶秦洁婷。名可这才意识到自己多遭人恨,确切的说是遭秦洁婷恨,她的城府深得自己竟无力以对!

  秦洁婷深沉的城府夺走了名可的荣耀,却始终夺不走名可比她强太多的事实,只因她太骄傲,嫉妒心强,没有名可的一丝丝单纯,而名可恰恰因为太过于单纯没有城府,被伤得片甲不留。

  三.海滩上有脚印

  名可并不是孤独一人。

  她还有一个与她生死相伴的姐妹。

  “月怡,我们去哪玩呀?”名可笑眯眯的问。

  “我发现一个秘密花园,我带你去,那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哦!”饶月怡拉着名可的手,“可儿,我们要是一辈子的姐妹呀!”

  “嗯,我们是一辈子的姐妹,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名可闪着眼泪。

  饶月怡笑了,和名可拉着手,夕阳照着她们的背影,唯美。

  她们会在名可心中的海滩上留下脚印。

  饶月怡和名可,会是一辈子的姐妹。

  四.原来你曾许我一生相守

  那天名可感冒请假在宿舍休息,拿着热水壶下楼去打水却被一个男生吓得不小心打翻了热水壶,还烫伤了手。男生负责的把名可送到校医室,还细心的叮嘱她注意事项,体贴的送她回去。

  名可脸一红,出来家人似乎就没人对她那么好,点头说着谢谢。

  后来才知道,他叫白瑾,是和她同学同级的高二学生,来女生宿舍是为了看他喜欢的女孩肖梦佳。

  名可发现自己对白瑾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或许是因为白瑾对自己的关心,她一直以为这就是爱,以至于她在白瑾多次向肖梦佳表白失败后,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白瑾同意了,还送了名可一个小小的指环。

  名可和白瑾交往后,曾毅试图阻拦却没有任何作用,只好默默的祝福名可,而秦洁婷依然在嫉妒名可会得到那么多人的心。

  交往三年,名可高中毕业后在C市上了重点大学C大,白瑾则去了S市。

  大一放假,白瑾来到C大接名可。

  “白瑾,你来了!”名可看到白瑾很高兴,像妹妹看到哥哥一样扑过去,却被白瑾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名可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忍住不问。

  白瑾很生疏的和名可聊天,名可终于忍不住了:“白瑾,你怎么了?我们之间怎么那么生疏?”

  白瑾终于还是说了真相:“可可,梦佳来找我了,她……”白瑾话还没说完,名可满脸泪痕的抬起头:“所以你还是选择她,对吗?”

  “可可……”白瑾急忙解释。

  “够了!白瑾,三年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你把我当什么了?挥之即来招之即去?”名可走了,走的一干二净,她把白瑾送给她唯一的礼物——指环留在了白瑾的房子,彻底不留任何依恋。

  心碎的离开,心却麻木了,没有任何疼痛,直到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嗨!”于小乐站在名可面前,咧着嘴对她笑。

  4年了,名可长得越发清秀,于小乐也越发成熟稳重,不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了。不管他们怎么变,依然会遇到,依然会认得彼此,这就是缘分。

  名可僵在那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于小乐沟通,脑海里涌出他和苏菲菲离开的那个背影,心一揪一揪的疼。

  “怎么不理我?名可,不记得我了?我是于小乐啊!”于小乐三步并作一步跑来,轻拍着名可的肩。

  “于小乐……”名可像做梦一样扑在于小乐身上哭了起来,这,是她所怀念的,也是她真正想要和得到的。

  于小乐看到名可哭了,手忙脚乱地安慰她:“怎么了?怎么了?这一次我可没欺负你呢!”

  等名可哭够了,她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于小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宠溺的摸着她的头说:“我在这里读大学啊,C大哦,厉害吧?”

  “我也在C大,怎么不见你?”名可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免让人心生怜爱。

  “说明我们没缘咯!”于小乐耸肩,“你还没告诉我谁欺负你了呢,我帮你揍他!”

  名可摇摇头,小心的问:“苏菲菲也在C大?”

  “呵呵,我能认为你这是在乎我而吃醋了吗?苏菲菲是我找来气你的,我早和她没联系了!”于小乐打趣。

  “于——小——乐——”名可激动的搂着于小乐的脖子,眼里闪着泪光。

  三个月后,白瑾终于找到了迟迟不肯见他的名可。

  名可只是淡淡的看了白瑾一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

  “可可!”白瑾拉住名可的手,把指环放在名可的掌心,“我曾经把承诺给你,你怎么就丢了呢?”

  名可的泪滑下来:“原来你曾许我一生相守,但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白瑾愣愣地看着那只被名可狠狠甩开的手,看着名可倔强离开的身影,心里五味杂陈。

  名可始终没有办法忘记于小乐这个藏在她心中多年的人,她知道她不能再选错,不想把自己的幸福丢了。而白瑾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分开就永不相识,哪怕是熟悉的陌生人。

  白瑾没有选择肖梦佳,和曾毅一样一直在背后默默祝福名可。

  五.向未来招手

  大学四年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名可,于小乐,还有饶月怡一起登山。

  “我们毕业了!”名可和饶月怡站在山顶大喊,回声一遍又一遍传来。

  “我们毕业了耶!于小乐,你听到了吗?我们毕业了!”名可激动的拉着于小乐的手。

  “是啊,我们毕业了!可儿,你准备好嫁给我了吗?”于小乐刮着名可的鼻子说。

  “哟,这么着急抢走我家可儿呀!记得给我发喜糖哦!你要是敢欺负可儿,我饶月怡第一个不放过你!”饶月怡笑道。

  “一定不会!”于小乐道。

  “我还没答应呢!哪能让你这么轻松?等你知道我再说!”名可松开于小乐的手向前方跑去。

  于小乐无奈的笑着疾步追到名可前面,紧紧牵着名可的手,这只手,他一辈子也不会放开!

  他们将牵手走向未来,向未来招手。

  蒲公英的旅行有苦有甜,定居在风的旅途中。

  如烟一戈无迹,随风向往未来。

    初一:陈雨欣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