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他的傀儡娃娃_3000字

时间:2016-02-14 21:05: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他们认识在她十岁的火灾,当时的她穿着满是黑污的粉色公主裙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那个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所谓的家。那时的她真的好无助,昔日的大小姐早已变成了一个满大街随手就可以拎出的乞丐,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失踪。

  那天,她微存的孤傲惹恼了那些小混混,被他们追打着,也许是因为匆忙,也许是因为装满泪水的眼睛看不见前方,失魂落魄的她就那么一头撞上了他。她抬眼正欲道歉却因此呆住了。

  眼前是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男子,精致的面具勾勒出鬼斧神工般的下巴,墨黑深邃的眸子多看一眼仿佛就让人陷进去。而她,就怎么直直的看进了他的眼睛。

  当戴着面具他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了新的希望。他说:我救你出去,但你得答应我,你,做我的傀儡娃娃。当时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突,想了想就这样答应他。他听到以后,摸了摸她的头,笑了起来。说:以后你就叫陌涅磐了。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很洁净很悲伤。

  陌涅磐,陌涅磐。很怪的名字。涅磐意思是“灭渡”,即“重生”。陌,道路。陌涅磐,重生的道路?她如同凤凰般涅磐了,而这一切的一切是因为他,墨迹然。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她有些惊异了。墨,陌,很像。她偷偷的在心里念道:墨迹然,陌涅磐。

  墨迹然,楚国国君膝下最受宠的子嗣之一。

  他教她练武,教她杀人,教她伪装。给了她曾经拥有的一切虚荣富贵。而她,为他卖命,为他杀想杀之人,为他做想做之事。

  五年恍然一眼,太多红尘旧事埋没于此。

  “陌。她,怎么样了?”他招了招手,唤她。

  “卢小姐服用药后,身体已无大恙。”

  “哦,退下吧。”疲惫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笑意。

  她暗暗握拳,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开口。只是微微屈身慢慢向屋子门口走去。

  一年前,她报了仇也认清了自己的心。也是一年前,她费劲千辛万苦为他寻来他日日夜夜嘴里念叨的玉莲,却发现原来只是为了一个官家大小姐卢月。她心里苦笑,心里微微有些疼,像是被生生的切了一道口子,却不能呼痛。但她知道,卢月是他的劫,是他的命。而她仅仅是他的傀儡娃娃罢了。

  “等一下。燕国太子……。”

  她微微低头,“已经按您的吩咐除去了,不会再造成任何威胁。”

  他微微蹙眉,欲开口。却听那道声音继续道“包括萧然手握的手里与囊中之物也已全部除去。”

  他低头莞尔一笑,“陌,果然是你最了解我。”。

  她心里一突,却依然冰冷无情道“属下不敢。”

  “退下吧。”“是。”

  她走出屋子回到自己屋子里,长而仟细的手抚了抚胸口。她知道,这一笑里包括了太多情绪,其中至多是因为卢月的好。但,她还是如图傻瓜般激动不已。只是这个习惯怕是再也改不掉了呢。

  ————

  刺骨的寒水令她微微一颤,长而细密的睫毛也随着轻轻触动。这是墨迹然为她打造的极阴之地。平冷的寒水倒映出她的身影。

  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突出蝴蝶骨的脊背上却有着一道深深的伤疤,伤口绽裂,却不流出一丝献血。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十分突兀。她轻轻用手去抚伤口,这是一年前为了采玉莲而留下的。伤口疼,心疼,却不后悔。这是,她的命。而他,是他的伤,流不出滚烫鲜红色液体的伤。

  “叩叩。”有人在敲门。

  “谁?”她问。

  “副帮主,最近出现了一股不明实力在阻挡我们在各处的行动。”

  她微微一愣“去彻查对方的底细,然后把他们全部送入黄泉。”窥探他势力的人,她从来就不会手软。

  “是。”外面的人匆匆隐去,没有一丝诧异。

  ————

  “陌。听说,最近有人在窥探我的势力?”他低头把玩手指,看不清脸部的表情,只能看见眼里隐隐的一丝笑意。

  她快速扫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去。“是的。”

  “这样啊。”他仍旧低着头。

  “请主人放心,属下必定将对方全部送入黄泉。”

  他低着头突然笑了声,谁也不清楚这笑里所包含的情绪。“对方必定不是普通人,先搞清楚身份再动手。”他突然仰起头,认真的看着低着头的她“万事皆小心。”

  良久,她才道“是。”

  他这是……在关心她?

  不,他应该仅仅是在关心他的傀儡罢了,是她太自作多情了。

  这种自作多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心里……应当只有卢月吧。

  ————

  “副帮主,查清楚了。对方是墨楚然。”

  她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墨楚然,他最大的竞争对手,楚国太子!

  “彻查墨楚然,先不动手。”伤他东西的人该死!

  “是。”低着头的黑衣男子低头退下。副帮主的手段他是清楚的很,估计这个墨楚然是没好果子吃了。

  ————

  碧池莲花,香远益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款款走过去,朝着前边赏花的人低头问候道“卢小姐真是好兴致。”

  卢月缓缓转过身,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泪痕,更为她添増了一丝动人。轻轻唤道“陌姑娘。”

  “属下在,敢问这碧池荷花之美景,为何让卢小姐如此伤神。”

  “陌姑娘。”卢月眼眶突然红了“我想帮他,却不精通你们这些人会的,便是很自责。”

  她心里一痛,却开口道“卢小姐有什么好担忧的,您只要保证了您的身体健康,便对主子来说足够了。”

  “是么,可是……”卢月缓缓转过身去,轻抚那一朵快凋谢的莲花。“我真的很想帮他啊。”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想安慰她几句,却又莫名其妙的说不出口。

  “傻瓜,陌她说的对,你只要负责你的身体,我负责其他的就可以了。”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卢月欣喜的回头“迹然!你回来啦!”“恩。”来人点点头,看向卢月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柔情。

  她悄然退下,没有抬头。

  因为不敢去看前面那对璧人。

  ————

  “副帮主,这是墨楚然的资料。”下人恭恭敬敬的递上。

  她接过资料,看了几眼,突然攥紧手,打在桌子上。只听“碰”一声,桌子深深裂出一道缝隙。

  下面半跪的人不禁都倒吸一口冷气。

  “把这里处理好。”她快步踏出大殿,这个该死的墨楚然!竟然和长老会有来往!不过他身边那个白莲也不是简单人物,传闻她的容貌倾国倾城,曾一舞博得多国太子的好感,甚至让不近美色的燕国太子萧然也失了分寸。可就是这么一个妩媚的红尘女子,她心狠手辣的手段却让墨楚然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势力交给她打理,对于当初这么一件荒唐的事,多数人抱有看热闹的心理,但就是这个白莲用了三年的时间,让墨楚然的势力翻了翻倍,瞬间与他的势力拉成平手,瞬间下面的人大气也不敢出来,对于这么一个女子,人们抱有的更多的是敬佩和恐惧。

  ——————

  “墨楚然有一个缺点,你可知?”墨迹染抬头望了望他的傀儡娃娃“他贪图女色。”

  她眼睛眯了眯,并没有听出他到底想说什么。

  “这也是他让白莲管理势力的原因之一,只不过他捡了个好运,白莲不禁容貌倾城,手段也是心狠手辣的。”

  他忽然起身“我见过那白莲几次,无论是美貌还是手段她都比不上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呢?”

  他的话让她心漏跳了一拍“属下不敢当。”

  “陌,我想,拿你和白莲比,我那个可悲的皇兄一定会选择你的吧,毕竟他可是一个贪图美色的人啊!”他边说边走向她。

  她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微闭上了眼睛。她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和味道,这些东西是她的毒品,可是她已经沦陷。

  他拍拍手,有一个人走进大殿。

  “帮主”,是一道清冽的女声,来者微微屈身。她转过身,看到了女子冷冽的目光,像一把刀割在她的心上。

  “陌,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未来的副帮主,我的新傀儡娃娃。我曾经说过,我身边不留对我没有作用的人。陌,既然我已经找到了更适合你位子的人,你是否可以容许你为我献出你最后的作用。”

  他盯着她的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

  她不敢抬头望那双眼睛,对于她来说,那就是她世界里唯一的一颗星星,可是现在,星星选择抛弃她而去,可她却不敢说任何一句挽留的话,深怕这样连最后告别的话也不能说。

  她……什么时候那么懦弱了呢?

  他看了她良久,但很快带着女子离开了,只留下她默默站在大殿里。

  ————

  她端坐在屋檐上,两手抱着大腿头放在膝盖上。眺望着黑色的夜空。

  突然,在城西他的院子里响起了鞭炮声,和亮丽的光火,还有女子和他的欢声笑语。

  她站起身,看着那一丝最后的光火消逝,就跳下了屋檐。

  ————

  午夜时分,有人扣响了楚国太子的府邸。

  管家揉了揉眼睛,看着屋外楚楚可怜的黑袍女子问“你是谁啊?”

  “管家,小女名为陌涅磐,有要事求见太子陛下。”她拿出他给她的东西。

  “这样啊,我去通报一声。”看到了她手里的东西,管家并再没有多问,只是匆匆离去。

  她望了望没有星辰的天空,眼中的孤寂一闪而过。

  后记

  召元五年一月,楚迹然登上楚国君主之位,次日立卢月为后。大婚三日,皇城上下与之共乐。大婚后,楚国国君楚迹然以叛乱之名围剿楚墨然,凡与楚墨然有联系着,皆杀。

  无人逃出。

    初一:安若潇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