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_2000字

时间:2016-01-24 15:42: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每个人都有天真无邪的时候。就连现在赫赫有名的江湖杀手——无生——也不例外。

  路灵是个女孩儿。她哪儿都好——长得漂亮,家事显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举止优雅,明摆着一个天生丽质的大家闺秀。你认为她天性如此?不,你错了。我知道,她最深的愿望便是倚剑行天涯。她喜欢托着下巴,靠在窗前,望着天空对我说:“游儿,你说我何时才能出了这深宅大院?我已被困着十五年了,我想出去。”“别想了,这不可能。”我接话,“你是女子,未出阁不能踏出家门一步。”“游儿,我们这段对话已说过几百次了……”“所以我知道,你下一句话就是‘你帮我出门一次可否’对吧?不行。”她离开窗户,坐在榻上,看着我轻轻地用毛笔沾墨,然后在纸上作诗。“那为何你可以?你是说女子不能上学堂,那为何你能作诗?你又怎能出门?”她委屈的看着我,使得我哑然失笑。“因为我被卖到此地当奴婢,所以我能出门买菜,作诗?”我停下笔,细细想了想,“嗯……我曾让我兄长偷偷传授给我一些。”“那你教我可好?”她满怀期望的看着我。“我不是教过你了吗?”我没有看她,把笔放好后开始研墨。“不,我想学武功。”我笑,这丫头,思维转得太快。但是,想法跳得再快又有什么用?太不切实际的东西就算说了也没用。“别以为我不知。”她得意地看着我,“我见过,你行于墙上,飞于半空。”“那又如何?”我缓缓道,“你是路家大小姐,怎能习武?路家是书香世家,在整个国度中,路家是最淡雅的一个家族。路家人从不习武,你可曾记得你那浪迹天涯的舅舅?他一生看似毫无羁绊,实则情义缠身。他行于江湖之中,看尽江湖险恶,自然也会看见一些知己。但是,最后,他还不是被知己所杀?如若他当初狠下心来,将他好友杀死,他现在怕是已经成为一代宗师。而他死后,路家人倒也不悲,毕竟他触犯家规习武便是一件错事。”“那,怎样才能做到毫无羁绊?”她看着我,眼睛闪闪的。“这说着容易至极,但做着,却是难。”我抬眸,“想要做到真正的一身轻松,必先死心。然而,心死了,麻木了,世间百态便无趣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见她还想说话,我抢先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想习武的话,去找你父亲,他同意了先。”她轻笑,“我定能说服父亲。”我看见,她眼中一片清明。

  令我诧异的是,路灵真的说服了她父亲。“白游,从今往后,你便是灵儿的师傅,好好管教她吧。”路家掌门人严肃地说道,“这丫头平时也是闲着,不如就让她玩玩吧,路家也算是破了例。”“遵命。”我双手抱拳,恭敬道。“谢谢父亲。”路灵行了个礼,随后便退下了。“你也下去吧。”他句中尽是无奈。我点头,退下了。刚回到路灵的阁楼,我便被缠住了。最后还是拗不过她,带她来到一个空旷之地。“灵儿,你要知道,习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它的精粹必须在练习中才能提取出来,懂吗?”“懂!”她认真地看着我。“那好,现在练习基本功。”一个时辰后,我看着路灵第二十六次撑不住,坐下了。“你连扎马步都不行?”我蹙眉。她幽幽地看了我一眼,识相的再回到原地。但是,我不曾想过,她竟是如此有天赋。短短六个月,她竟然就连升六级,武力虽不如我,但却是可以轻松打败一些比她习武早半年的人了。我在惊叹的同时,也明白,这个武界奇迹,必然会在世间掀起一阵狂风暴雨。但是,现在后悔也晚了。我给她看的书籍她早已背下,就算不用我教,她也能自己提升功力——只不过是耗时长一些罢了。我知道,现在我只能静静的,看着这场暴风雨是如何安静的酝酿,再如何突然的袭击。

  一年过去了。路灵已经是一个十六岁的漂亮姑娘了。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俏皮和纯真。就像……当年的我。“师傅!”路灵拉着我的衣袖,“回神儿啊师傅!”我从思绪中出来了。轻笑,这丫头,总是这么喧闹,但是又不惹人厌。“师傅,”见我已回神,她满意的笑笑,“我问你啊,别的女子是大多都补习武的,对吗?”“嗯,是啊。”我想我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那我就和别的女子不同,是吗?”“嗯,是。”“那我……想上江湖,可否?”“不可。”我回道,“你是和别的女子不同,但是你同样是个女子,江湖险恶,一踏入便不可回头。”“我愿意!”她倔强地看着我,“我习武本就为了江湖,如果不能出了这门,我何必如此辛苦?游儿,你懂我的,你知道我的心思!”“唉……”我叹了口气。“再说,”她微微抬头,“我已经向父亲说过了,父亲同意。”听了这话,我顿时感觉这有些荒谬了。身为人父,不应该为子女着想吗?怎能让一女子出江湖?“好吧。”我虽有不满于其父,但还是得遵从他们的意愿。“师傅,我想学术更精,您可否帮我?”“你去找天南吧。他现在身居江南,是一个江湖神话。他若教你,必然会使你武力大增。”我垂眸,掩去眸中的情绪,“我和他是老相识,只要你拿着我给你的便条去找他,他定会答应。至于如何找到他……”“我能自己解决!”她自信地笑道。

  撑一白伞,着一身白衣,我立于桥边。“你不逃?”她看着我。“为何要逃。”雨声清脆,伞边落下一道水帘。“你知道的。”她身上的杀气愈发加重。啪。啪。啪。雨滴溅落。“哦?”我轻笑。“你知道我来此之意。”空气中弥漫着悲伤的味道。“我怎会知晓。”“既然如此。”她眯着眼睛看着我,“我便不说罢。”她的剑柄上,刻着:路灵·无生。“那便是。”我知道,她在拖延时间。但是,我手臂上却突然有了一道血痕。接着,是肩。然后,是锁骨。“接下来,是否要封喉?”我笑着看她,雾里看花。她没有说话。我一直都很平静。但是,接着却是,血溅彼岸花。我手中的剑滴着血。剑柄上写着:白游·天南。

  她捂着伤口,笑:“我知道,你是我舅舅的知己。我知道,你便是伴我两年的天南。我也知道,你接下来,会陪着我。”倩影缓缓跪下。“师傅。”

  我转身,流下了五年来的第一滴泪。五年前,当我杀天南——我的知己时,我留下的泪,浇灌了血花。

  我为了他,入了江湖。现在,我为她,离开江湖。

  身上的毒性发了。

  这是我为自己准备的毒。

  为你,入江湖。

    初一:李颖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