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壹·可笑生做女儿家_3000字

时间:2018-08-21 14:44: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夏日的午后,靠着大树乘凉,享受着宁静的午后,回忆着过往.......
  巷子里安静了好久了,久到我记不清上一次刺痛耳膜是什么时候了,那怕还是有些杂音扰人清净,也不过是坊间的小打小闹。隔壁的大婶也不止一次的感慨,这世事难料啊。
  还记得,那个黄昏,天边的景色多美啊,美得勾人心魄,却无暇观赏它,诗诗一直在哭泣,我急的焦头烂额,却无半分法子。
  ———锲子
  “死丫头!又死哪去了?再不滚回来,老娘就打断你的腿!”尖锐的声音与宁静的小巷显得格格不入,惊得鸟儿落下了枝头。
  我与诗诗坐在老榕树的枝干上说着悄悄话。树枝上不单单只有我们两个,还有许多的鸟儿在嬉戏。
  “是妈妈.......”听到那道尖锐的声音,诗诗的眼神便暗淡了下来。她的母亲姓刘,左邻右舍的人都称她“刘婆娘”,因着她那大嗓门日日吵得人不得安宁,“泼”与“婆”谐音,这称呼也就这么来了。她育有一儿一女,小儿子名天骄,无非就是天之骄子的意思。大女儿名诗诗,在家却不受家人待见,她的家人对她并不好,还时常打骂她。
  “对不起,阿颜,我又要回去了,不然........妈妈又会打我了,我们晚点再见,好不好?”
  “好吧,你小心点......”我与诗诗匆匆告了别,各自回了家。
  “妈,我回来了。”推开家门,把外套搭在架子上,坐在椅子上休息。
  妈妈端来一杯水,放在我面前。“又和诗诗出去玩了?”她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忽然开口。
  “嗯。她刚刚回去。”
  “唉,这女孩子也可怜,你要好好待她。”妈妈也十分同情诗诗。
  “那当然!诗诗可是我的好朋友!”我一拍桌子,信誓旦旦的对妈妈说道。
  “你呀你,还是个小女孩就这么重情重义?”妈妈摸摸我的头,笑道。
  “妈,诗诗妈好像不太喜欢我。”
  “这个.....我也不清楚。”
  “死丫头!怎么现在才回来?又和苏家那个丫头在外面疯玩?快去洗碗!我还要照顾你弟弟。”刘婆娘见诗诗回来的晚,怒火就上来了,二话不说就训了诗诗一顿。
  诗诗正洗着碗,心不在焉地想着事情。“弟弟!弟弟!都是弟弟!你眼里只有弟弟!就容不下我这个女儿半分?”正感到伤心,手上一没留神。
  “啪”碗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碎片溅落了老远,落在正在哄着宝宝的刘婆娘脚边。
  “我……”诗诗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见妈妈来了,慌忙低下了头。
  “死丫头!洗个碗都洗不好!你还能干什么?你这丫头,生在我们家,却一点事都做不好!要是吵着你弟弟睡觉,我打不死你个臭丫头!哎呦!我们家是不是造孽啊!怎么生了个你这么个女儿!你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哎呦……”刘婆娘一听到打碎碗的声音,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急忙往诗诗那里走去,叉着腰,对着诗诗就是一顿训。
  “什…什么……”诗诗听到妈妈说的这句话,身形一个踉跄,重心一个不稳,差点跌到地上,只撞到了一旁的椅子。她脑内“轰”地一声响,瞬间石化在原地,泪水像疯了一样夺眶而出,一瞬,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满脸不可思议,用手抹了一把眼泪,发飙了一样突然推开刘婆娘,一脚把门踹开就像避难一样跑出了家。她满脑子都是刘婆娘刚刚说的话,脑子疼的像是快要裂开。她飞快的奔跑在大街小巷间,没有目的地,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不顾一切地跑,连冲撞到人了都未曾发觉。
  “哎!诗姐儿!你跑这么快这是要去哪啊?”诗诗跑的太急,把隔壁的大婶撞得头昏眼花的,好一阵才缓过来。
  我正站在门口上眺望远方,听见吵闹声,一看是诗诗在飞快的奔跑,有些不解,但还是当机立断,披了件外套就急忙跑出家门去追诗诗。
  “哎哟!颜姐儿,你这是去追诗诗?快去快去,小心出了什么事,我去跟诗诗妈妈说说。”隔壁的大婶见着我跑出来,捂着头急忙对我说了些什么,但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急急忙忙地朝诗诗追去了。
  诗诗一路在跑,我一路在追她,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在后山上的半山腰处停下了,估摸着是她跑累了,想歇会。我也从未曾发觉诗诗的体力竟这么好,我一路紧赶慢赶才勉勉强强追上她,可把我累了个半死。一阵风吹来,我觉得有些冷,衣服都被汗湿透了,我不由得把外套裹得更紧了些。
  她倚在一块大石上歇息,我则在她身后不远处倚着一棵老树,我喘着气远远看着她,歇了会才缓缓向她走去。她突然就蹲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头,把脸埋在臂弯里,嚎啕大哭起来,我连忙跑过去,险些给树根绊倒。我走到她面前,轻声安慰着她,她却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我显得手足无措了,不知该如何是好,本也是个不擅长安慰人的,现在更显得慌乱了。
  “你.......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这..这样,我就不会给父母添麻烦了,我在这个家里,就是个外人,他们...他们既然不能给我宠爱,又为什么要生我?又为什么要抚养我长大?我好羡慕弟弟啊...我真的好羡慕弟弟......”她抽噎着,无助的看着我,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没事的.....没事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把心中的伤心、痛苦全都说出来吧.....”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静静地倾听,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倾述了出来,她一直在说,我则做一个倾听者,倾听着她内心的声音。
  她把刘婆娘说的话告诉了我,把家人对她的种种告诉了我,把她对弟弟的羡慕告诉了我......她的回忆在我的眼前播放,看着她的回忆,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只一直在听、一直在听诗诗说着,泪水也不住地在流。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结束的,我也不清楚这我们两个是怎么被各自的父母带走的。我只感觉那天的事就像一个梦,梦醒了就会忘却,忘得一干二净,哪怕还留有些许片段,但谁能根据片段忆起全部的事么?
  我与诗诗在那天过后已经三天未见了,我依旧坐在大树下乘凉,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心中却还不住地为诗诗感到担忧。正想的头微微发痛时,妈妈一脸愁容的走过来了。
  “妈!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我见着妈妈来了,连忙起身走过去。
  “阿颜,妈妈跟你说件事,你莫要生气。”我听妈妈这么一说,心扑通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会跟诗诗有关。
  “说吧妈,我不会生气的。”我尽力让心平定下来。
  “诗诗.....诗诗她离家出走了,就在昨晚......”妈妈有些不忍,不忍见我伤心吧。
  “什么!怎么会!”我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妈妈,一个踉跄,差点就撞倒了椅子。
  “你.....你可以去诗诗家看看......”妈妈这话还未说出口,我就急忙从椅子上坐起,朝诗诗家跑去。
  待我到达时,诗诗家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隔壁大婶见我来了,向我招呼着:“哎!颜姐儿!这里有诗诗留给你的信!快来看看!”我一听有诗诗留给我的信,扒开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人群,朝隔壁大婶走去。
  “来!给你。”隔壁大婶把信递给了我,我颤抖着手,撕开了信封,拿出了里面的信。
  诗诗的信:
  阿颜亲启:
  阿颜,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家很远了,对不起,我走之前没有跟你说一声,我怕我舍不得你。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如果今后有缘相见,我们还是好姊妹!
  阿颜,不要为我担心,我去了一个城市,我的生活将会在那里重新开始,我只想离开这个家,别无所求。我会永远记得你,世界那么小,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希望,那个时候,我们还互相记得对方。
  阿颜,你还记得吗?之前那小胖欺负我,是你把他骂了个半死,后来他见着你就绕道走,我那时还叫你“护身符”呢!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坐在老榕树的枝干上看过日出、看过日落,感觉真的好美好。再见面,我叫你一声姐姐,你唤我一声妹妹,我们就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快乐的样子。
  阿颜,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我自己,我为什么是个女孩,如果我是个男孩,而今就享受着跟弟弟一样的待遇吧......你知道吗?那日在流星雨划过天空时,我许的愿望是什么吗?我许的愿望是:再世为人,定要做一个男孩子。
  阿颜,我离开了,不要挂念我,我去了我想去的地方,远离了这个家,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诗诗!”我大叫一声,哭了。
  “女儿!”妈妈跑过来,抱住了我,我埋在她怀里大哭起来。
  “造孽啊!”围观的人都不住的对着诗诗家指指点点。
  诗诗,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
  我好怀念当初和你一起疯玩的日子。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