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贰·故城早已不复昔(上)_2000字

时间:2018-08-23 13:35: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姑姑苏攸棉在我的印象中是模糊的,回忆里只有她的依稀片段,我记不清有多久未曾见过姑姑了,因为她很少回家乡来,我连她的模样都淡忘了。
  爷爷曾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姑姑,姑姑去了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远到五年都难得回来一次,几乎每年过年时,爷爷奶奶都会给姑姑打电话,问姑姑回不回家乡,但每一次挂断电话神情都是失望的,姑姑鲜少回来,在我的记忆中,见过她的次数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去年,姑姑回来了,毫无征兆。我见到了那个长辈们口中的姑姑,那个清秀端庄的女子,她的眼睛明亮的如同天上璀璨的星星,让人忍不住同她的眼睛对视。爷爷曾不止一次的因为姑姑不回家乡而说她不孝,但一见到姑姑回来眼底的激动是掩不住的,终究是亲父女。
  姑姑回来了,也带来了灾难,姑姑做了一件大事,一件对不起城里所有人的故事,我想,她也后悔了,也悔不当初了。不过,那日的景象,让我永远铭记了。
  ———锲子
  不得不说,这炎炎夏日,热的人心闷不说,耳根子还讨不得安宁,这蝉鸣无休止的叫着,着实烦了些。
  “苏瑾颜,我们拿个竹竿把那些蝉打下来吧!太烦了。”李家的哪位公子坐不住了,这吵的人心烦也没错,吵到想把它打下来,这李家公子的定力也委实差了些。
  “可得了吧!你要是有这闲工夫还是先比赢我吧!”斐家的公子出口便顶了回去,我们几个孩子在摘枇杷,斐家和李家的公子在比试谁摘的枇杷多,我与诗诗、阿果在一旁吃着枇杷,有这俩人在,这枇杷不用一上午就摘完了,他们二人比试地水深火热的,我们三个倒是乐的悠闲自在。
  我们三个女孩聊得开心时,我听到了一阵阵脚步声,一个女孩提着个袋子走过来了。
  “你们好!请问.....请问那儿可是城东苏家?”那个女孩指着不远处那座庭院问道。
  诗诗和阿果齐齐看向我,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位少年也停止了争吵,看向这边,也注视着我。我心生疑惑,这女子我感到有些熟悉,但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那她为何要找我们苏家人呢?我顿了顿说道:“你找苏家人可有事?”
  那女子笑了笑,不急不缓的对我说:“我就是苏家人,我是苏家长房的长小姐,我叫苏攸棉。”
  我一愣神,原来这就是那鲜少未谋面的姑姑,一下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这姑姑是个怎样的人物呢?我从头到尾的仔细打量着她,我按捺下强烈的好奇心,强装不经意的说:“哦?苏家长房的长小姐?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见着诗诗和阿果憋笑憋得脸都快抽筋了,我竟也差点笑出来了,移开看着姑姑的目光,望向枇杷树那边,那两位公子都互相捂着对方的嘴巴,眼角弯弯,一看就知道在笑,我看着同伴们,颇有些无奈,唉,可别穿帮了。
  “喂!你别笑,待会要是给看出来了,就不好玩了!”斐家公子看见笑的肚子疼的李家公子,一巴掌拍过去就捂住他的嘴巴。
  “嗯嗯.......你还说我笑,你刚刚不也在笑嘛!恩.......你先把你的臭爪子拿开!”李家公子向来是个要强的,偏这斐家公子也是,这两人就是互相看不上眼,但有时候和平相处起来倒同拜把子的好哥们似的。
  “好好,我松开了,你可不许再笑!”斐家公子话落,就拿开了手。
  “阿呸呸呸!你把你刚刚摘了枇杷的脏手放在我嘴巴上是什么意思?你信不信我跟我妈打小报告去!”挣脱开的李家公子立马就开骂了。
  “没什么意思,你去告诉你妈呗,你以为我怕你啊,阿姨都不一定会搭理你。”斐家公子摆了摆手,一脸悠闲自得。
  “你!你!你这么嚣张给谁看呢!”李家公子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给你看!”斐家公子一个白眼飞过去,鄙视的看着李家公子。
  “你!你给我等着!”李家公子气得踹了几下地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唉!这俩人......”诗诗和阿果看着在掐架的二人,一齐扶额,感到很无力。
  “咳咳!我很少回来,你不认得我也很正常。”她笑了笑,也在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我。
  “既然你是苏棉,那你的父母还在这儿,我又未曾见过你,就说明你很少回来,你为什么不时常回来看看父母呢?”我想套套她的话,探探她的底细,看着一众憋笑憋得脸发紫的同伴们,有些替他们担忧。
  “游子出门在外,就注定要离乡,而我则离乡太过于远,纵是再思念,也没有闲空回来看看,也只能通过电话来化解些许思念。”我知晓我说的话有些尖锐了,她只稍顿,就徐徐回答了我的问题。
  “那......如果你有执念,纵算是离乡十万八千里,也总能时常回来看看父母!”我不依不饶,话一说出口,就有些后悔。那女子只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正窘迫时,诗诗凑到我身边,小声对我说:“哎!每个人都有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你还是别这样了,她既然是你姑姑,你就带她回去吧,你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我看向诗诗,点了点头。
  “对!那是苏家,往前走200米左右再右转就到了。”我对她指明了方向,又说了清楚。
  “你可否带我进去?”她眨了眨眼睛,看向我。
  “这.....这苏家岂是这么好进的.....”我也眨了眨眼,掩饰自己的尴尬。
  “噗嗤,你是苏家人,怎么就不能把我带进苏家了?”她捂嘴笑了,一旁的同伴们见被识破了,也不顾形象的狂笑,适才憋笑憋得青紫的脸色也稍稍和缓了些,如此一来,我也没顾着尴尬,也同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苏家人的?”笑够了,我又有些疑惑她是如何识破我的身份的。
  “嗯.....因为你手上的镯子,你手上的镯子我识得,是长房长公子之物,是当年的当家主母,也就是长房长公子的母亲交予他的,如今戴在你手上,也证明了你是苏家长房的人,我记得苏家长房长子育有两个女儿,因此,你不是苏瑾颜就是苏晚。不过,我见你项上佩戴着的项圈是镶玉的,这是长房嫡系才能佩戴的,你是苏瑾颜,我说的没错吧?”苏棉说完后还调皮的朝我眨了几下眼。我竟没想身份这么快就被识破了,诗诗阿果也惊呆了,那两位少爷也停止了打闹,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棉。
  “不错,我是苏瑾颜,没想到姑姑你竟如此聪明伶俐。”我有些不好意思,按照辈分来说,眼前的女子是我的姑姑,比我大一个辈分,今天却戏弄了她,不知道她是不是个记仇的,想到这里,觉得脊背有些发凉,咽了口口水,急忙跟她道歉:“对不起啊姑姑,今天冒犯了你。对不起!”我弯腰鞠躬90度,态度诚恳,语言真实,姑姑见我如此,笑说:“无妨,你这丫头倒是个聪明的!想套我的话?唉,看样子父亲这几年一直在念唠我吧!也是我不孝.......颜姐儿!这么些年不见了,你也长成大姑娘了,来,近些,让姑姑看看。”见姑姑也没有要找我算账的意思,我也乖巧的走上前,她摸了摸我的头,与我寒暄了几句,我向同伴们告别,然后将姑姑带回家去。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