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忆·贰·故城早已不复昔(下)_3000字

时间:2018-08-23 13:38: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苏攸棉那个孽女去哪了!把她给我带到正堂去!”爷爷刚跨进家门就将姑姑带去了正堂,走进正堂,堂里已站了许多长辈,二房三房四房辈分高的都来了。
  “大哥,你怎么今日突然将我们叫来?”爷爷刚走进正堂,二爷爷就朝爷爷走过来了。这时,姑姑被人带进来了。
  “你这个不孝女!跪下!”爷爷见着姑姑,火气蹭蹭蹭地就上来了。姑姑随即跪在了爷爷面前。
  “呀!姐姐,你这是......”出声的是我的堂姑苏朦,是二老爷的女儿,我不太喜欢她,她是个惯会落井下石、攀权附贵的人,又仗势欺人、持强凌弱,我们几个小辈没少被她欺负,总之,这仇我记着了。
  “你走开!我不需要你可怜!”姑姑一把推开了苏朦,我打小学了些武艺,一看就知姑姑并没有下重手。谁知那苏朦竟倒地不起了,在地上滚来滚去地喊痛,弄得衣服发型凌乱不堪,不知情的还会让别人误会姑姑真的对苏朦做了什么。
  “啊!朦朦!朦朦你怎么了?苏攸棉!是不是你干的?”刚来的二奶奶见苏朦衣衫凌乱,一时间就看向姑姑,又抱着苏朦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
  “放肆!”爷爷见二人在正堂哭天喊地的,毫无礼仪姿态。
  “二老爷,这正堂是处理家族中大小事务之地,自是神圣不容玷污,请您将妻女带离此处,以免玷污了这神圣之地。”我走上前,对二老爷说道。
  “二叔,瑾颜说的有理。且这家族中大小事都是瑾颜在操持,为了苏家的颜面,您还是将妻女带离吧。”父亲也发话了,爷爷点了点头。
  “好,大哥,我先把这两个冒犯了祖宗神圣之地的人带走再处置好。”话落,二老爷便将妻女带回了居住的院子。
  “好了,苏攸棉!你可知错?”爷爷继而转向姑姑。
  “父亲.....我....”
  “好了!我就问你,这事情还有没有办法阻止?”爷爷厉声问道,姑姑摇了摇头。
  “你!”爷爷被气的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身形不稳,就要向后倒去。
  “爸!”
  “大哥!”站在离爷爷最近的父亲与几位爷爷扶住了爷爷,我也急忙冲上去,安抚着爷爷。
  “大哥,这.....这攸棉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几位爷爷看着一头雾水,便出声询问。爷爷便将姑姑想要改造古城的事与几位爷爷一五一十地说了。
  “这!这!”几位爷爷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攸...攸棉啊,这事可马虎不得啊!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稍有不慎就会害了整个苏家啊!”几位爷爷听完爷爷讲完,立马就围着姑姑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告。
  “这已经无法阻止了,古城这么落后,改造对古城每一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啊!”姑姑也是个倔脾气,同爷爷同出一撤。
  “唉!罢了罢了,把她带回去吧,老二老三老四,我们要商讨一下解决方案。”姑姑被管家带了出去,我与父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听着爷爷们在讨论。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到了随着爷爷来到了城门口,我站在古老的城墙上,远远地看到了些小黑点,我知道那就是姑姑说的大部队。
  几位爷爷带着一群想要守护古城的人站在城门口等待着姑姑所说的大部队到来。一个个小黑点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也看得越来越清晰,是大型铲土机,铲土机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些货车。
  “天啊,那些是什么啊!”在城墙上的妇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竟还派来了铲土机!”城墙下的爷爷们愤愤不平道。
  很快,大部队就抵达了城门口,距离爷爷他们不过百米之距。爷爷们拿着棍棒,摆好了阵势。那些人从铲土机、货车上下来,看到爷爷们的阵势,有些惊愕。
  那大部队带头的人拿着一个扩音器,对我们这边大声喊道:“喂!城下的人们!我们没有恶意!请放下你们的武器!”
  “你赶紧滚!我们这不欢迎你!”一个壮汉从爷爷带领的人群里走出来,气势如虹、声震如雷,传播百米至对面的人耳中。
  “这.....计划有变?”刚刚喊话的领头人转向身旁的人,疑惑的问道。
  “大哥.....这大老板发话了,苏小姐也说了她会尽力劝好的。还是说,这苏小姐出事了?”
  “不知道啊!看这群人像是要跟我们拼命。”
  “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苏小姐说她搞的定,我们还是探探那群人的底吧!”
  “喂!对面的大叔大婶!我们是来帮你们改造生活环境的!”那领头人又拿起了播音器。
  “我们的生活环境不需要你们来改造!”依旧是那个壮汉。
  “把铲土机开过去!我就不信他们不会怕这个重型机器!”领头人对身旁的人吩咐道。
  铲土机移动了,慢慢的朝这边开来。爷爷们立刻摆好队形准备迎战。
  “你们不要怕!我们没有恶意的!”领头人坐在铲土机里,用扩音器与爷爷他们对讲。
  “我们知道你没有恶意,但我们有恶意!”那壮汉忽的蹦出这么一句话,引得周围人都哄堂大笑。
  “这!欺人太甚!冲过去!”领头人瞬间被激怒了,下了死命令。
  “这这.....老大!万一出事了咋办?”
  “我就不信他们看见车开过来了不会躲避!而且,出事了不是还有大老板担着吗!”
  “兄弟们!这古城,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不容得外人去破坏!要是古城出了什么事,我们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兄弟们,是个汉子!就不要退缩!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还畏惧这区区重械吗!为了子孙后代!我们跟他们拼了!”
  “拼了!!!”爷爷们带着城里的勇士们向大部队冲去。
  “啊!老大!这....他们冲过来了!你还是赶紧下令让机器停下吧!要是死了人可不好办呐!”
  “怕什么!顶多是他们装腔作势罢了!我们用这机器吓退了多少人你自己不清楚吗?如果他们来真的,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就算死了人也有大老板担着,要是搞不定,这饭碗就端不稳了!”
  “老大......”
  “你再说话就滚下去!”那人不做声了。
  “冲啊!”爷爷们离机器越来越近,我站在城墙上,身后的妇女小孩都睁大了眼睛,年纪小的孩子直接被吓哭了,在妈妈怀里哭的惊天动地。
  离的更近了!机器却没有退后半分,依旧在前进。
  “嘭!”我听见了物体重重落地的声音,我瞳孔微缩,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我想要看看是谁被撞飞出去,当我看清那熟悉的身影时。啊!是爷爷!我大脑是空白的,身体僵硬着,感觉像是被钉在原地动不了。
  “啊!父亲!”姑姑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她挣脱开束缚着她的绳子,朝爷爷跑去。
  “老头子!”奶奶也跟在姑姑后面无力的奔跑着。
  “爷爷!”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上奶奶,扶着奶奶慢慢地朝爷爷奔去。
  “老大哥!”爷爷的兄弟们见爷爷出事了,都向爷爷奔去。
  “啊!撞着人了!”开铲土机的人纷纷都从铲土机上下来,落荒而逃了。
  “快!快追上他们!不能让他们逃了!”那个壮汉带着一群人赶去追人。
  我与奶奶赶到时,爷爷正被一群人围着,姑姑跪坐在地上,抓着爷爷的手泣不成声。人们见我与奶奶来了,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我搀扶着奶奶,一步一步地走向爷爷,我只感到奶奶的身体在发抖,剧烈的发抖。
  “老妹子!老大哥他.......”周爷爷站在一旁,看着眼神空洞的奶奶。
  “老大哥生前最后......最后一句话是:古城要好好的.......”
  “老头子.......老头子你睁开眼看看我!老头子......我真后悔我没有阻止你,老头子!”奶奶脚步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爷爷身旁,我也跟着奶奶一起跪着。
  “奶奶,你阻止不了爷爷,爷爷为了保卫古城连命都豁的出去,又怎么会因为你的阻止而放弃呢?奶奶,你别伤心了,爷爷是个英雄!永远的英雄!奶奶!你要保重身体啊!”我扶着奶奶,希望能够劝好奶奶。
  “瑾颜啊,我跟你爷爷生活了大半辈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懂,我知道,你的爷爷,不希望守护了一生的家园被破坏,我此时此刻,不把他当做我的丈夫,只把他当做所有人的英雄!接下来,我来替他守护!”奶奶跪在地上,对着爷爷重重的磕了个响头,一时间,所有人都朝着爷爷跪下了。
  “我老汉跪天跪地跪父母,但还跪一种人,那就是英雄!”一向观念死板的刘老汉也跪向了爷爷。
  “英雄一路好走!”城中的男子们都大声喊道,为爷爷践行。
  “绵绵,醒悟吧!”奶奶痛苦的闭上眼睛,复又睁开,望向姑姑。姑姑没有回应奶奶,只眼神空洞地跪在爷爷身旁,抓着爷爷那冰冷的手掌。
  寒风呼啸着,打在人的皮肤上只感觉生疼生疼的,一步一步攀登山顶,我终于看见了那白色的衣角。距离上次事件已过了几个月,身上白的刺眼的孝服无时不刻都在提醒着我,那个疼我爱我的爷爷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了。终于,我攀登上了山顶,姑姑面对着寒风,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声音。
  “姑姑。”
  “瑾颜.....”她没有转过头来,一直望着远方。
  “姑姑.....你可曾后悔过?”我走到她的旁边,同她一起望向那无尽的远方。
  “悔!如何不悔?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
  “姑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她收回目光,闭上了眼。
  “姑姑,奶奶如今虽然不理你,但奶奶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嘶哑。
  “奶奶说:你莫要再自责,那都是过去了的事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改过自新、洗心革面了,才对得起你父亲!我对你的芥蒂,是永远去不了的,你好自为之。”
  “悔.....悔有何用?”她喃喃自语着,我静静地站在一旁不做声。
  “爸,你守护了这古城一辈子,现在,让女儿来替你守护吧!”
  “爸!我错了,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的话,您回来好不好,女儿再也不会离开了.........”
  我与姑姑在那高山之巅站了很久很久,风吹起我们的衣角,吹去了我们对爷爷的思念,我希望,这风,能够将我们的思念带给爷爷。
  小城还在
  溪流还在
  美梦还在
  同伴们还在
  童年的纸飞机还在
  每一朵云彩、每一片天空还在
  就连回忆也还在
  你却不在了
  怀念你对我说的每句话
  怀念你给我做的糖葫芦
  怀念你带我一起放风筝
  怀念你将我护在羽翼下
  怀念你小心的呵护着我
  怀念你陪我走过的每一段回忆
  不嫌弃你眼角的皱纹
  不嫌弃你减退的记忆
  不嫌弃你蹒跚的步履
  不嫌弃你离我越来越远
  我知道你终会离开我
  但我却没有勇气去承受
  -----致父亲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