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生_2000字

时间:2018-08-15 08:47: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蝶恋花
  老琴师调弦的时候,燕娘踟躇在座上,不知是唱还是不唱。老琴师终于调好了琴弦,撩拨几下,发出清脆的裂帛声。
  燕娘唱的是一曲蝶恋花: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
  座上听客是一位年逾半百的老先生。燕娘一唱,老先生便情不自禁地附和着曲调唱起来。
  在得月楼中,燕娘的唱工是拔首的,因此她已是年近三十的半老徐娘了,却仍能在这得月楼中占有一席之地。
  老先生是新进的一名进士老爷。听说考了三十多年的科举,今日才得榜上列名。朝中主事见他年事已高,便只派了个礼部的闲职与他。
  老先生来这得月楼,点名要找一位“燕娘”。叶娘是跟着“妈妈”来到东边靠街的这一厢房的。她以为又是一个慕名而来的听客。
  老先生一见燕娘,便直摇头,口中念道:“不是,不是……”
  “妈妈”一听,忙笑道:“大老爷,这位的确就是我们得月楼里唱曲唱得最好的燕娘,绝对不会唬您!”
  老先生一摆手道:“不是,不是。妈妈我说的是三十年前,就是在这得月楼里唱曲最好的那名燕娘!”
  ‘妈妈’听这老进士竟谈起了三十年前的那些陈年旧人,早已不耐烦了,低沉了脸,含糊其词:“您眼前这位燕娘才是我们得月楼这些年来最红的那位姑娘,不信您就听听```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糊弄一番,便扭着腰身带门而去,留下燕娘和老进士尴尬的杵在那里。
  少时,燕娘欠身坐下,见老先生还在暗自叹疑,便徐步走到桌前,端起酒壶,盈盈地一抬手臂,给老先生斟了一杯酒,道:“先生,听妾身给您唱一曲吧!”
  老先生饮尽了杯中之酒,还是叹气,并不应她。燕娘放下酒壶,回头示意老琴师拉琴。老琴师拨弄了一番,燕娘正唱起半个高调,老琴师的琴弦竟崩松了。燕娘陡然一降,把刚升上去的高音硬生生地止住。
  “……
  撩乱春愁如柳絮,
  悠悠梦里无寻处。
  ……”
  一曲唱完,老先生平静下来,示意燕娘上前来坐。
  老琴师便抱着琴退了出去。
  “燕娘,你的曲唱得真好!”老先生夸道。
  燕娘轻嗔一声“先生过奖了”
  老先生摇摇头,“这不是过奖,你可直比得上当年的燕娘了。”
  燕娘来到这得月楼多年,却从没听说过这里曾也有过一个唱曲好的燕娘。
  “燕娘当年正值二八芳华,是这得月楼里最红的红娘子。”老先生兀自回忆起。“老生当年还是不名一文的穷书生,只能只能在堂上远远地看一眼燕娘风姿,靠在雅阁外侧耳听听燕娘曲声。”
  燕娘又斟满一盏酒,双手递给老先生。“那位燕娘一定是很美了?得先生您这么多年还惦记着!”
  老先生擎着酒杯,回味其中。“美!的确是美!神曲天籁,翩影惊鸿,简直是消魂断肠啊!我赴京赶考坚持三十多载,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衣锦荣归,堂堂正正地点一次燕娘之名,真真切切听一回燕娘之曲。可是如今物是人非,这得月楼也不是当年之景了。燕娘、燕娘、如今你到底去了哪里呢?”
  燕娘见老先生这番光景,竟令她又想起了离去多年毫无音信的查生。
  初识查生时,燕娘也正值芳龄。那时的燕娘正是得月楼名噪一时的红娘子,倾慕者数以万计,独那画船舫的穷酸书生查生进入了她的芳心。
  那年得月楼花船斗妍,燕娘扮的是相国千金崔莺莺。一袭红纱,绫罗珠翠,当真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夜里回到楼中,便有人拿了一幅画来,说是赠给燕娘的。燕娘展开画卷一看,正是白日里自己着莺莺装,画船献舞的样子,惟妙惟肖,生动逼真。上题一诗:
  “小家含萧碧绿妆,画船工艳计无裳。旦见仙子绛殊色,燕赵歌舞竟退场。”
  燕娘要见那赠画之人。
  得见,是一清眉小生。燕娘问他:“这可是你画的?”
  那布衣小生就是查生,是河中画船舫上的一名小画匠。那日画船斗艳,一见燕娘便对她倾心不已。便自学了西厢里的张君瑞自上门来,献了那一幅自作丹青,表明心迹。
  燕娘同这楼里所有的女子一样,毕生的愿望就是能遇上一位真心诚意的官客,脱籍归家,托付终生。但她也深知风月之客多薄幸的道理,逢场戏好唱,真心话难诉。不过她还是选中了查生,以他的痴情,燕娘想,她是可以托付终生与他的。
  燕娘有时也会想,如果那一日,她不是扮作崔莺莺,而是其他的谁呢!查生会做张君瑞吗?
  燕娘细数了自己的身家,算了算,查生再凑些,便可齐了赎身的钱。但查生夜中来时,打破了燕娘的计划。
  查生对燕娘说:“燕娘,你再等等我,我要上京去赴考,高中之日一定回来迎娶你。”
  燕娘问他:“若不中呢?”
  “我一定会中!”查生说。“若不中,我怎能给你绫罗绸缎、香车宝马、安家乐居。我怎能让你跟着我受这等贫苦生活呢!”
  燕娘说:“我不要这些,只要能与你双宿双飞,一生一世,粗茶淡饭又何妨!”
  但查生还是上京了。燕娘把准备赎身的银两都把予了他带着上路,并嘱他一路顺风。
  查生站在船头,说:“燕娘,等我!”
  燕娘一等便等尽了芳华,掐指一算,这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查生一去九年音信全无。
  燕娘安慰了一下那位老先生,想问他些什么,开口欲言时却又停了下来。
  老先生已微有醉意,他说:“燕娘,你那只蝶恋花唱得好,再给我唱一遍吧!”
  燕娘放下手中酒壶,清唱起来: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老先生已醉倒,梦中仍喃喃地唤着:“燕娘……燕娘&你在哪里……”
  燕娘望向窗外,远山近巷,一切依旧。天际飘浮着片片晚霞霓影,将这天地映成一片橙黄。
  街上行人渐少。
  燕娘倚着窗木,轻轻叹道:“查生,查生,你在哪里?”

  • 上一页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