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悔古风_1200字

时间:2016-04-06 20:16:00 | 作者:小学一年级作文

  入古风深似海,从此流行是路人。

  ----题记

  在我身边,同学、好友、亲朋整日里忙着追星,赶潮,流行摇滚并进时,我却如痴儿似得迷上了古风。在古风这个儒雅的世界里,我被其中的小曲、百字令、古风歌曲、优美文字所吸引,如中了毒般,沉溺其中,无可自拔。我所心爱的古风并非是那些骚人墨客所留的唐诗宋词,也不是那所谓的四书五经,百家经典,而是那一句句清兮婉扬的古风佳句,一段段负尽平生的爱情悲歌,一曲曲荡气回肠的古风歌曲。

  梦中茶雾旧黄昏,终作十年心曲十年灯。

  蕉窗夜雨笙歌散,依稀半生烟雨半生人。

  看着这段佳句,读着它,阖眼想象: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幕疆场绝恋。一位少女送他的心上人兵戈戎马,建功立业,两人依依不舍的话别。心上人走后少女每天煮一碗清茶,从晨光熹微等到夕阳西下,如此一日复一日,等待心上人归家。多年后,疆场传来丧讯,少女的心上人战死疆场,马革裹尸而归。少女大悲,这才悔教夫婿觅封侯。在此后的三千多日子里,依旧每天一碗清茶,静待亡人,夜不成眠,忆往昔笙歌不散,叹现在雨打芭蕉,良人不归,渐渐模糊了双眼,不归人的容颜在记忆里浮现,带走了她半生烟雨……好美!

  这般景象使我想起了一个问题:一边是万丈红尘,一边是古佛青灯。该如何抉择?辩机给这个问题了一个悲壮的答案。在辩机心里佛祖和高阳公主是两个矛盾的抉择。佛祖是他所信奉的理念,而高阳则是他寂寂人生路上的唯一生气。他难以选择,只能自欺欺人的活在高阳为他编织的十丈软尘中。直到玄奘从西域归来,辩机因他的盖世之才被选为译经者与《大唐西域记》的唯一编撰者。这项工程成了他的第一要务,他终是选择了与高阳好聚好散。可宿命,仿佛会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开一些致命的玩笑。他们的私情被揭发,辩机被处以腰斩之刑。高阳也从唐太宗最宠爱的女儿沦为了皇家的耻辱。两人的爱情以扑鼻的血腥收场,后世为其写下判词:“三千菩提三千树,三千花雨三千路。业海未知三更烛,梦尽红颜是白骨。”这,是极美的……

  又忆得那一曲曲清兮婉扬,美轮美奂的古风歌曲。无论是从《刀剑如梦》的江湖豪情,还是到《礼仪之邦》的民族豪情,又或是《上邪》里塞外的佳人绝唱,都显现出了古风歌曲中所拥有的别致壮美。古风歌曲,悠扬的旋律,优美的辞藻,淡淡的哀伤深叩着我的心灵。响遏行云、穿石裂金的飘渺仙音穿越亘古的时空,萦绕在我的心灵。在这片古风的海洋里,我体会到歌词中的爱恨情仇,念白中的绝妙佳句,戏腔中的文化内涵和文案里的千千心结,在我的古风世界里,流行歌曲于我就似一条永不相交的的平行线,我的所有精力都奉给了古风的华美乐章。

  古风带给我全方位的艺术享受,温雅的字词使人产生高尚的想法,丰富人类感情,促进理解人类情感的深邃内涵,以达到心灵的和谐以及自然的契合。不悔古风,不错过古风世界中的缠绵悱恻,不错过古风世界里的无悔情深,不错过古风世界中的荡气回肠,是我的最深的爱好与希冀。无论未来如何,我都会携带者我的古风梦一直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古风若不离,我定不弃。

    初三:邵佳瑶

写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上一页1 2 下一页